戒邪淫论坛- 清净自在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56|回复: 2

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传记。南无阿弥陀佛!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19 16:3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传记

《中兴净宗印光大师行业记》

师讳圣量,字印光,别号常惭愧僧,陕西郃阳赵氏子。幼随兄读儒书,颇以圣学自任,和韩欧辟佛之议。后病困数载,始悟前非,顿革先心。出世缘熟,年二十一,即投终南山南五台莲华洞寺出家,礼道纯和尚剃染,时清光绪七年辛巳岁也。明年,于陕西兴安县双溪寺,印海定律师座下受具。师生六月即病目,几丧明,后虽愈,而目力已损,稍发红,即不能视物。受具时,以师善书,凡戒期中所有写法事宜,悉令代作。写字过多,目发红如血灌。幸师先于湖北莲华寺充照客时,于晒经次,得读残本龙舒净土文,而知念佛往生净土法门,乃即生了生脱死之要道。因此目病,乃悟身为苦本,即于闲时,专念佛号,夜众睡后,复起坐念佛,即写字时,亦心不离佛。故虽力疾书写,仍能勉强支持,及写事竟,而目亦全愈。由是深解念佛功德不可思议,而自行化他,一以净土为归,即造端于斯也。

师修净土,久而弥笃,闻红螺山资福寺,为专修净土道场,遂于二十六岁(光绪十二年丙戌)辞师前往。是年十月入堂念佛,沐彻祖之遗泽,而净业大进。翌年正月,告暂假朝五台,毕,仍回资福。历任上客堂香灯寮元等职。三载之中,念佛正行而外,研读大乘经典,由是深入经藏,妙契佛心,径路修行,理事无碍矣。年三十(十六年庚寅)至北京龙泉寺为行堂。三十一(十七年辛卯)住圆广寺。越二年(十九年癸巳)普陀山法雨寺化闻和尚,入都请藏,检阅料理,相助乏人。众以师作事精慎,进之。化老见师道行超卓,及南归,即请伴行,安单寺之藏经楼。寺众见师励志精修,咸深钦佩,而师欿然不自足也。二十三年丁酉夏,寺众一再坚请讲经,辞不获已,乃为讲弥陀便蒙钞一座。毕,即于珠宝殿侧闭关,两期六载,而学行倍进。出关后,由了余和尚与真达等,特创为莲篷供养,与谛闲法师,先后居之。未几,仍迎归法雨。年四十四(三十年甲辰)因谛老为温州头陀寺请藏,又请入都,助理一切。事毕南旋,仍住法雨经楼。师出家三十余年,终清之世,始终韬晦,不喜与人往来,亦不愿人知其名字,以期昼夜弥陀,早证念佛三昧。

然鼓钟于宫,声闻于外,德厚流光,终不可掩。民国纪元,师年五十有二,高鹤年居士,乃取师文数篇,刊入上海佛学丛报,署名常惭。人虽不知为谁,而文字般若,已足引发读者善根。逮民六年(五十七岁)徐蔚如居士,得与其友三书,印行,题曰印光法师信稿。七年(五十八岁)搜得师文二十余篇,印于北京,题曰印光法师文钞。八年(五十九岁)复搜得师文,再印续编,继合初续为一。九十两年,复有增益,乃先后铅铸于商务印书馆,木刻于扬州藏经院。十一至十五年间,迭次增广,复于中华书局印行,题曰增广印光法师文钞。夫文以载道,师之文钞流通,而师之道化遂滂浃于海内。如净土决疑论,宗教不宜混滥论,及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等,皆言言见谛,字字归宗,上符佛旨,下契生心,发挥禅净奥妙,抉择其间难易,实有发前人未发处。徐氏跋云,大法陵夷,于今为极,不图当世尚有具正知正见如师者,续佛慧命,于是乎在。又云,师之文,盖无一语无来历,深入显出,妙契时机,诚末法中应病良药。可谓善识法要,竭忱倾仰者矣。故当初徐居士特持书奉母,躬诣普陀,竭诚礼觐,恳求摄受,皈依座下。师犹坚持不许,指徐母子往宁波观宗寺皈依谛公。民八年,周孟由兄弟,奉庶祖母登山,再四恳求,必请收为弟子。师观察时机,理难再却,故为各赐法名。此为师许人皈依之始,而文钞亦实为之缘起也。师之为文,不独佛理精邃,即格致诚正,修齐治平,五伦八德等,儒门经世之道,不背于净业三福者,亦必发挥尽致,文义典雅,所以纸贵洛阳,人争请读。由是而慕师道德,渴望列于门墙之善男信女,日益众多。或航海梯山,而请求摄受。或鸿来雁往,而乞赐法名。此二十余年来,皈依师座之人,实不可以数计。即依教奉行,吃素念佛,精修净业,得遂生西之士女,亦难枚举。然则师之以文字摄化众生,利益世间,有不可思议者矣。

师之耳提面命,开导学人,本诸经论,流自肺腑。不离因果,不涉虚文。应折伏者,禅宿儒魁,或遭呵斥,即达官显宦,绝无假借。应摄受者,后生末学,未尝拒却,纵农夫仆妇,亦与优容。一种平怀,三根普利,情无适莫,唯理是依。但念时当叔季,世风日下,非提倡因果报应,不足以挽颓风而正人心。人根陋劣,非实行信愿念佛,决不能了生死而出轮回。故不拘贵贱贤愚,男女老幼,凡有请益,必以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因果报应,生死轮回之实事实理,谆谆启迪,令人深生憬悟,以立为人处世之根基。进以真为生死,发菩提心,信愿念佛,求生西方之坦途要道,教人切实奉行,以作超凡入圣之捷径。虽深通宗教,从不谈玄说妙。必使人人皆知而能行,闻者悉皆当下受益。此即莲池大师,论辩融老人之言曰,此老可敬处,正在此耳。因师平实无奇,言行合一,所以真修实践之士,咸乐亲近。致使叩关问道者,亦多难胜数。且师以法为重,以道为尊,名闻利养,不介于怀。民十一年(六十二岁)定海县陶在东知事,会稽道黄涵之道尹,汇师道行,呈请大总统徐,题赐悟彻圆明匾额一方。赍送普陀,香花供养,极盛一时。缁素欣羡,师则若罔闻知。有叩之者,答以虚空楼阁,自无实德,惭愧不已,荣从何来等语。当今竞尚浮夸之秋,而澹泊如师,实足挽既倒之狂澜,作中流之砥柱,若道若俗,获益良多。

师俭以自奉,厚以待人。凡善信男女,供养香敬,悉皆代人广种福田,用于流通经籍,与救济饥贫。但权衡轻重,先其所急,而为措施。如民十五年(六十六岁)长安被困,解围后,即以印文钞之款,急拨三千圆,托人速汇赈济。凡闻何方被灾告急,必尽力提倡捐助,以期救援。二十四年(七十五岁)陕省大旱,得王幼农居士函告,即取存折,令人速汇一千圆助急赈。汇后,令德森查帐,折中所存,仅百余圆。而报国寺一切需用,全赖维持,亦不介意。二十五年(七十六岁)应上海护国息灾法会说法时,闻绥远灾情严重,即对众发表,以当时一千余人皈依求戒等香敬,计洋二千九百余圆,尽数捐去,再自拨原存印书之款一千圆为倡。及回苏,众在车站迎接,请师上灵岩一观近年景象。犹急往报国,取折饬汇讫,而后伴众登山。师之导众救灾,己饥己溺之深心,类皆如是。魏梅荪,王幼农等居士,在南京三汊河,发起创办法云寺放生念佛道场,请师参加,并订定寺规。继由任心白居士,商请上海冯梦华,王一亭,姚文敷,关絅之,黄涵之等诸大居士,开办佛教慈幼院于其间,一一皆仗师之德望,启人信仰,而得成就。且对慈幼院之教养赤贫子弟,师益极力助成。其中经费,由师劝募,及自捐者,为数颇巨。即上海市佛教会所办慈幼院,师亦力为赞勷。至其法施,则自印送安士全书以来,及创办弘化社,二十余年,所印各书,不下四五百万部,佛像亦在百万余帧,法化之弘,亦复滂溥中外。综观师之一言一行,无非代佛宣化,以期挽救世道人心,俾贤才辈出,福国利民。而其自奉,食唯充饥,不求适口。衣取御寒,厌弃美丽。有供养珍美衣食,非却而不受,即转锡他人。若普通物品,辄令持交库房,俾大众共享,决不自用。此虽细行,亦足为末世佛子,矜式者也。

师之维护法门,功难思议。其最重要者,若前次欧战时,政府有移德侨驻普陀之议。师恐有碍大众清修,特函嘱陈锡周居士,转托要人疏通,其事遂寝。民十一年(六十二岁)江苏义务教育期成会会长等,呈准省府借寺庙作校舍。定海知事陶在东,函师挽救。师即函请王幼农,魏梅荪二居士设法,并令妙莲和尚奔走,遂蒙当局明令保护。十六年(六十七岁)政局初更,寺产毫无保障,几伏灭教之祸,而普陀首当其冲。由师捨命力争,始得苟延残喘。及某君长内政,数提庙产兴学之议,竟致举国缁素,惊惶无措。幸师与谛老在申,得集热心护法诸居士计议,先疏通某君,次派代表请愿,而议未实行。逮某君将退,又颁驱僧夺产条例,期次第剥夺,以达灭教目的。幸条例公布,某即交卸,得赵次陇部长接篆,师特函呈设法,遂无形取消。继嘱焦易堂居士等鼎力斡旋,始将条例修正,僧侣得以苟安。二十二三年(七十三四岁)安徽阜阳古刹资福寺,唐尉迟敬德造供三佛存焉,全寺为学校占据。山西五台碧山寺广济茅篷,横遭厄运。两皆涉讼官厅,当道偏听一面之辞,二寺几将废灭。各得师一函,忽转视听。广济因此立定真正十方,永远安心办道之基础。资福亦从兹保全,渐次中兴。二十四年(七十五岁)全国教育会议,某教厅长,提议全国寺产作教育基金,全国寺庙改为学校。议决,呈请内政部,大学院备案。报端揭载,群为震惊。时由佛教会理事长圆瑛法师,及常务理事大悲明道诸师,关黄屈等诸居士,同至报国叩关请示。师以卫教相勉,及示办法。返沪开会,公举代表,入都请愿。仗师光照,教难解除。江西庙产,自二十二至二十五(七十六岁)四年之内,发生三次大风波,几有灭尽无遗之势。虽由德森历年呼吁,力竭声嘶。中国佛教会,亦多次设法。终得师之慈光加被,感动诸大护法,群起营救,一一达到美满结果,仍保安全。此其荦荦大者。其他小节,于一函或数言之下,消除劫难,解释祸胎,则随时随处,所在有之,不胜枚举。非师之道德,足以上感龙天,下孚群情,乌能至此。

师之无缘慈悲,化及囹圄,及与异类。民十一二年,应定海县陶知事请,物色讲师,至监狱宣讲,乃推智德法师应聘。师令宣讲安士全书等,关于因果报应,净土法门各要旨,狱囚亦多受感化。及沪上王一亭,沈惺叔等居士,发起江苏监狱感化会,聘师为名誉会长。讲师邓朴君,戚则周,(即明道师在俗姓名)乔恂如等居士,皆师之皈依弟子。由师示以心佛众生,三无差别,及注重因果,提倡净土,为讲演之要目。而狱官监犯,因之改过迁善,归心大法,吃素念佛者,亦大有其人。其于异类也,十九年(七十岁)二月,师由申太平,赴苏报国,铺盖衣箱,附来臭虫极多。孳生之蕃,致关房会客窗口与外之几上,夏秋之间,均常见臭虫往来。有弟子念师年老,不堪其扰,屡请入内代为收拾,师皆峻拒不许。且云,此只怪自己无道德。古高僧,不耐臭虫之扰,乃告之曰,畜生,你来打差,当迁你单。虫即相率而去。吾今修持不力,无此感应,夫复何言。泰然处之,终不介意。至二十二年(七十三岁)臭虫忽然绝迹,师亦不对人言。时近端午,德森念及问师,答云,没有了。森以为师年老眼花,故一再坚请入内检查,确已净尽,了无踪迹,殆亦为师迁单去矣。师在关净课外,常持大悲咒加持水米,以赐诸医束手之危病者,辄见奇效。一日报国藏经楼,发现无数白蚁,师在山闻之,赐大悲水令洒之,白蚁亦从此绝迹,此为二十七年夏事也。师之法力神应,类多如此。

师固不喜眷属,故无出家剃徒。然渴仰亲近,迭承训诲,深沾法益,在家二众,不可胜数。其出家缁侣,除与谛老法师为最相契之莲友外,而久承摄受,饱餐法乳,仍承以莲友相待者,过去则有了余和尚,现在尚有了清和尚及真达二人。确居学人之列者,已故则有圆光,康泽,慧近,明道诸师。现在尚有妙莲,心净二和尚,及莲因,明西二师,与妙真,了然,德森等,暨现在灵岩报国二寺诸师。此乃专指常久亲近,屡蒙教导提携,沐恩戴德,有逾剃度恩师者。若随缘请益,通函问道,及读师之文钞,与流通各书,而沐法泽者,盖亦不可胜举。然则师虽不收徒弟,而中外真正佛子,实多数赖以为师。师又宿誓不作寺庙主,自客居法雨,二十余年,晦迹精修,绝少他往。自民国七年,印安士全书以来,迭因事至沪,苦乏安居之所。真达于民十一年,翻造太平寺时,为师特辟净室一间,从此来沪,卓锡太平。而力护法门诸君子,如南京魏梅荪,西安王幼农,维扬王慧常,江西许止净,嘉兴范古农,沪上冯梦华,施省之,王一亭,闻兰亭,朱子桥,屈文六,黄涵之,关絅之等诸居士,或因私人问道,或因社会慈善,有所咨询,亦时莅太平,向师请益。至各方投函者,更仆难胜数。则太平兰若,名传遐迩,亦自师显。至民十七年(六十八岁)师因厌交通太便,信札太多,人事太繁,急欲觅地归隐。真达乃与关絅之,沈惺叔,赵云韶诸大居士商。三居士,遂将苏州报国寺,举以供养。即由弘伞,明道二人,前往接管,真达以数千圆修葺。故十八年,师离山在沪,校印各书,急欲结束归隐,时有广东弟子黄筱伟居士等数人,建筑精舍,决欲迎师赴香港,师已允往。真达乃以江浙佛地,信众尤多,一再坚留。终以法缘所在,遂于十九年(七十岁)二月往苏,即就报国掩关。先是木渎灵岩,真达请示于师,立为十方专修净业道场,一切规约章程,悉秉师志而定。三四年来,以旧堂狭隘,不能容众,正在设法改建堂寮,从事刷新。适师至苏,与灵岩咫尺,内外施设,请益多缘,而仰承指导,日就振兴。灵岩迄今,推为我国净土宗第二道场者,岂偶然哉。师在关中,佛课余暇,圆成普陀,清凉,峨眉,九华,各志之修辑,及函复弟子学人问法。今四山志,已早出版流通,函答诸文亦已有文钞续编印行,多为师至苏以后之所赐者,可谓恒顺众生,无有疲厌者矣。逮二十六年(七十七岁)冬,为时局所迫,苏垣势不可不住,不得已,顺妙真等请,移锡灵岩。安居才满三载,孰料智积菩萨显圣之刹,竟为我师示寂归真之地耶。

师之示寂也,预知时至。二十九年春,复章缘净居士书,有云,今已八十,朝不保夕。又云,光将死之人,岂可留此规矩。逮冬十月二十七日,略示微疾。至二十八日午后一时,即命召集在山全体职事,及居士等,至关房会谈。告众曰,灵岩住持,未可久悬,即命妙真任之。众表赞同,乃詹十一月初九日为升座之期,师云,太迟。改选初四,亦云,迟了。后择初一,即点首曰,可矣。旋对众开示本寺沿革,达两小时余。后虽精神渐弱,仍与真达等,时商各事,恬适如常,无诸病态。初三晚,仍进稀粥碗许。食毕,语真达等云,净土法门,别无奇特,但要恳切至诚,无不蒙佛接引,带业往生。此后精神逐渐疲惫,体温降低。初四早一时半,由床上起坐云,念佛见佛,决定生西。言讫,即大声念佛。二时十五分,索水洗手毕,起立云,蒙阿弥陀佛接引,我要去了。大家要念佛,要发愿,要生西方。说竟,即移坐椅上,面西端身正坐。三时许妙真至,承嘱咐云,汝要维持道场,弘扬净土,不要学大派头。后不复语,只唇动念佛。延近五时,在大众念佛声中,安详西逝。按数日之间,一切安排,如急促妙真实任住持等,虽不明言所以,确是预知时至之作略。身无一切病苦厄难,心无一切贪恋迷惑。诸根悦豫,正念分明。捨报安详,如入禅定。观师之一生自行化他,及临终瑞相,往生莲品,当然不在中下。师生于清咸丰十一年辛酉,十二月十二日辰时。寂于民国二十九年庚辰,十一月初四日卯时。世寿八十,僧腊六十。灵岩赖师以中兴,而得师示现生西模范,时节因缘,有不可得而思议者矣。兹谨卜明年辛巳,二月十五日佛涅槃日,适师西逝百日之期,举火荼毗,奉灵骨塔于本山石鼓之东南。

师之叶落归根,悟证如何,吾人博地凡夫,皆无他心道眼,不敢妄评。唯读师迭次出版之文钞,与本年新印之续编,及凡经手流通各书。其提倡念佛,发挥道妙,自行化他,笃切修持之实行,有功净土,足征为乘愿再来之人无疑也。凡信愿念佛,洞明净宗确旨之士,当不致有何拟议。达等随侍最久,知之颇详,爰将师之一行业,略述梗概,而为之记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中华民国二十九年岁次庚辰腊月初八日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真达妙真了然德森等顶礼敬述


——本文文档恭录于《印光大师永思集》及《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册》

民国印光大师
(恭录于《净修捷要报恩谈 附录》)

印光大師,法諱聖量,別號常慚愧僧。幼隨兄讀儒書,頗以傳承聖學自任,應和韓歐闢佛之議。後病困數載,始悟前非,頓革先心。出世緣熟,投終南山南台蓮華洞寺,禮道純和尚薙染。次年受具足戒於陝西興安雙溪寺。
師出生六個月有眼疾, 幾近失明。後雖痊癒, 而目力已損,稍發紅,即不能視物。出家後,於湖北蓮華寺充照客時,因晾曬經書,得讀殘本《龍舒淨土文》,而知淨土法門為即生了生脫死之要道。師於受戒時,因善於書法,凡戒期中所有書寫事宜,悉令代作。寫字過多,眼睛發紅如血灌。由此目病,乃悟身為苦本,即於閒時專念佛號,夜眾睡後,復起坐念佛。即寫字時,亦心不離佛。後眼疾竟得痊癒。由此深信念佛功德不可思議,而自行化他,一以淨土為歸。
師修淨土,韜光斂跡,久而彌篤。二十六歲,於紅螺山資福寺淨土道場,入堂念佛。三載之中,念佛正行而外,研讀大乘經典,妙契佛心,淨業大進。三十三歲,應普陀山法雨寺化聞和尚請,護藏經南下,住法雨寺藏經樓閒寮,近二十載,勵志精修,深入經藏。間或受寺眾堅請,乃為講淨土經典,講畢,旋即閉關。齋房書「念佛待死」以自勉,學行倍進。師出家三十餘年,始終韜晦,不喜與人往來,亦不願人知其名字,長期晝夜持念阿彌陀佛名號,亦早證念佛三昧。
一九一一年,師五十二歲,高鶴年居士將師文稿數篇刊入上海佛學叢報,署名常慚。徐蔚如、周孟由諸居士見之,歎譽云:「大法陵夷,於今為極,不圖當世尚有具正知見如師者,續佛慧命,於是乎在。」於是,一再搜集師文稿,刊為《印光法師文鈔》,廣為流通,師由此而騰譽海內外。
《文鈔》實為師弘法之緣起。由讀《文鈔》而傾慕師德,竭望列於門牆之善信日多。或航海梯山而請求攝受,或鴻來雁往而乞賜法名。二十餘年,皈依師座下者,不計其數。即依教奉行,精修淨業,得以往生淨土者,不勝枚舉。
我國近代以來, 禮教陵夷。故師針砭時弊, 力倡竭誠盡
念阿彌陀佛名號,亦早證念佛三昧。
一九一一年,師五十二歲,高鶴年居士將師文稿數篇刊入上海佛學叢報,署名常慚。徐蔚如、周孟由諸居士見之,歎譽云:「大法陵夷,於今為極,不圖當世尚有具正知見如師者,續佛慧命,於是乎在。」於是,一再搜集師文稿,刊為《印光法師文鈔》,廣為流通,師由此而騰譽海內外。
《文鈔》實為師弘法之緣起。由讀《文鈔》而傾慕師德,竭望列於門牆之善信日多。或航海梯山而請求攝受,或鴻來雁往而乞賜法名。二十餘年,皈依師座下者,不計其數。即依教奉行,精修淨業,得以往生淨土者,不勝枚舉。
我國近代以來, 禮教陵夷。故師針砭時弊, 力倡竭誠盡敬,慚愧自牧,以培淨業行人之福基。嘗云:因果之法,為救國救民之急務,必令人人皆知。流通《安士全書》《了凡四訓》數百萬冊,足見其力倡因果之悲心。
師之淨土思想上承古佛祖師血脈,下契近代眾生根機,言言歸宗,字字見諦。建立靈巖山寺淨土道場,親定規章,為末法叢林之表範。更創弘化社,廣印經書流通。二十餘年,所印各種佛書,不下四五百萬部,佛像亦在百萬餘幀,法化之弘,廣被中外。
師一生克苦儉僕,衣食住等,皆極簡單粗劣。灑掃洗滌,事皆躬親。善信供養,悉用於流通經籍,救濟饑貧。
一九四零年冬,師略示微疾,促辦妙真法師升座儀式,預知時至,多諸跡證。初三日晚,示眾:「淨土法門,別無奇特,但要懇切至誠,無不蒙佛接引,帶業往生。」初四日早一時半,由床起坐曰:「念佛見佛,決定生西。」言訖,即大聲念佛。二時十五分,師坐床邊呼水洗手畢,起立言:「蒙阿彌陀佛接引,我要走了,大家要念佛,要發願,要生西方。」言畢即於椅上,端身正坐,口唇微動念佛。三時許,妙真和尚至。師吩咐:「你要維持道場,你要弘揚淨土,不要學大派頭。」後不復語,只唇動念佛而已,延至五時,如入禪定,笑容宛然,於大眾念佛聲中,安詳往生。世壽八十,僧臘六十。
師一生潛修實證,淡泊平常,以文字因緣作人天眼目,利益叵測,其著作有《〈印光法師文鈔〉正、續編》《丙子息災法會法語》等流通於世。


相关链接:
莲宗初祖远公大师 | 净宗祖师略传



海賢大師



海賢大師,俗姓文,名川賢,字清選,清光緒廿六年八月十九日(西元一九零零年九月十二日)生於河南南陽唐河縣,世代耕讀,尊佛向善。公自幼隨母茹素念佛,孝行聞於鄉里。因生逢亂世,未能得習詩書。

年十八, 賢公腿生癰瘡, 醫藥罔效, 賴稱念觀音聖號而癒。因慨歎輪迴路險,死生事大,遂發心出離。

民國九年,投桐柏山太白頂雲臺寺,依傳戒禪師披剃,法名海賢,字性誠。年廿三,赴湖北榮寶寺受具。

傳戒公別無他授,唯傳六字洪名,囑其一直念去,賢公謹遵師訓,一句彌陀聖號,終生持念。嘗示人曰,好好念佛!世上無難事,只怕心不專。好好念佛!唯有成佛事大,餘者皆為虛假。

賢公秉性至孝,兄弟離世後,奉母於寺中達二十八年,直至慈母八十六歲自在生西。八年後,賢公欲遷墳樹碑,見墓穴內竟空無一物,唯大釘數根而已。或疑菩薩示現,如達摩掛履之遊戲神通,非常情可測。

民國年間,賢公(專修淨土)與海墨(修學禪宗和法相唯識)、海圓(禪淨雙修)、體光(專修禪宗)三師於塔院寺結廬共修三年,四老所修法門雖殊,然能和合相處,而最終又皆成就非凡,堪稱古今希有之佛門佳話也。

十年浩劫,賢公拒絕還俗,歷經艱辛,仍悄然念佛禮佛不輟。且甘冒生命危險,保存傳戒公靈骨免遭毀棄。誠如所言,學道當知心是佛,修行應以戒為師。真乃人中之聖,僧中之雄也!

文革後,南陽社旗縣諸護法迎請賢公至來佛寺主持正法,賢公深悟蕅益大師「只圖腳底著實,何必門庭好看」之訓,故而簡葺殿堂,僅供奉泥塑聖像,後將來佛寺託付印志法師,囑云,不怕沒廟,只怕沒道;不聾不瞎,不配當家。

西元一九九一年臘月十一日,賢公師弟海慶法師於來佛寺談笑示寂,自在生西,坐缸六年,肉身不壞,一方稱奇。公奉之於寺內金剛館,慕名來朝者至今不絕。

賢公性情溫和,慈心於物,一生未曾輕毀他人。遇人讒毀打罵,皆安然承受,了無怨懟,其忍辱功深,難可比擬。嘗教誨弟子曰,寧可葷口念佛,不可素口罵人。每於耕種之際,必先繞行田地,念佛迴向,祝曰,鍬鎬下地,諸蟲躲避。若傷性命,即生佛地。

賢公平生吃苦穿補,所著衣物皆親自縫補漿洗,未嘗假手於人。其勤儉之德,感人至深,嘗曰,擇菜不丟青,勝似念黃經。若賑災布施,則是慷慨大方,往往傾其所有。

賢公持戒精嚴,念佛功深,曾言,毋謂稍念即足,不念至一心不亂不算念佛。年過百歲依然身體康健,頭腦清醒。曾自述其養生秘訣乃是「持戒精嚴,老實念佛」。雖早證念佛三昧,開顯智慧神通,卻始終沉厚不言。每日依然精進不已,日則耕作,夜勤禮拜,凌晨三時即起,禮佛、繞佛、靜坐念佛,無片時空過。

賢公多次親見彌陀,每求接引往生。佛讚公修持可則,囑令住世表法。示寂前一月起,即屢示人行將往生之意,人皆不省。公示寂二十八日前,嘗語人曰,吾不願長壽,情願一死,靈魂如若成佛,舉世皆知。後至孤峰寺辭別道友鐵腳僧演強法師,返程途中語王春生老居士曰,老佛爺呼我去也。後至往日常住之寺院,一一告諸弟子云,吾不復來也。

往生前三日,賢公手捧《若要佛法興,唯有僧讚僧》一書留影,寄望佛門團結。再三儆戒學人應「善護口業」,不可毀謗聖賢。往生前一日,仍翻整菜地,直至日暮。

壬辰臘月初六(西元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)凌晨,賢公安詳示寂,世壽一百一十二歲,僧臘九十二年。四眾弟子為報師恩,七晝夜念佛不斷。瞻視賢公法體,慈顏如舊,雙唇泛紅,毛髮悉由白轉黑。親見其往生瑞相者,皆堅定求生淨土之信願。

賢公一生行持為淨土法門作絕佳證轉。事跡具載《來佛三聖永思集》,流播甚廣,見聞而獲法益者不可勝數,誠為當代淨宗一大善知識。淨空老法師提議淨宗學人尊其為淨宗第十四代祖師,當之無愧也。
——轉載於《來佛三聖永思集》中的《淨宗歷代祖師略傳》

点评

海!外直播 t.cn/RxmJTRa 禁闻视频 t.cn/RJJZmv0 河南交通厅长曾锦城上任写血书:"...保证不收一分钱"被判15年.二任张昆桐口号:"廉政..."被判无期.三任石发亮提出:"一个廉字值千金"被判无期.真是前腐后   发表于 2018-11-21 03:06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6 14:23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印光大师文钞菁华录

丙、明对治习气

◎念佛欲得一心,必须发真实心,为了生死,不为得世人谓我真实修行之名。念时必须字字句句,从心而发,从口而出,从耳而入。一句如是,百千万句亦如是。能如是,则妄念无由而起,心佛自可相契矣。(正)复周群铮书
◎念佛时不能恳切者,不知娑婆苦,极乐乐耳。若念人身难得、中国难生、佛法难遇、净土法门更为难遇,若不一心念佛,一气不来,定随宿生今世之最重恶业,堕三途恶道,长劫受苦,了无出期。如是,则思地狱苦,发菩提心。菩提心者,自利利他之心也。此心一发,如器受电,如药加硫,其力甚大,而且迅速。其消业障,增福慧,非平常福德善根之所能比喻也。(正)复陈慧超书
◎念佛,要时常作将死、将堕地狱想,则不恳切亦自恳切,不相应亦自相应。以怖苦心念佛,即是出苦第一妙法,亦是随缘消业第一妙法。(正)复永嘉某居士书六
◎念佛,心不归一,由于生死心不切。若作将被水冲火烧,无所救援之想,及将死将堕地狱之想,则心自归一,无须另求妙法。故经中屡云:思地狱苦,发菩提心。此大觉世尊最切要之开示,惜人不肯真实思想耳。地狱之苦,比水火之惨,深无量无边倍。而想水冲火烧则悚然,想地狱则泛然者,一则心力小,不能详悉其苦事;一则亲眼见,不觉毛骨悚然耳。(正)致包师贤书
◎持佛号时,杂念纷飞,此是多知多见,心无正念之现象。欲此种境象不现,唯专心痛念自己将欲命终,唯恐即堕恶道,励志念佛,了不起他种念头,久则自可澄清。(三)复丁普静书
◎今幸得此大丈夫身,又闻最难闻之净土法门。敢将有限光阴,为声色货利消耗殆尽,令其仍旧虚生浪死,仍复沉沦六道,求出无期者乎?直须将一个死字,此字好得很挂到额颅上。凡不宜贪恋之境现前,则知此吾之镬汤炉炭也,则断不至如飞蛾赴火,自取烧身矣。凡分所应为之事,则知此吾之出苦慈航也,则断不至当仁固让,见义不为矣。如是,则尘境即可作入道之缘,岂必屏绝尘缘,方堪修道乎?(正)复宁波某居士书
◎人在世间,不能超凡入圣、了生脱死者,皆由妄念所致。今于念佛时,即作已死未往生想。于念念中,所有世间一切情念,悉皆置之度外;除一句佛号外,无有一念可得。何以能令如此?以我已死矣,所有一切妄念,皆用不著。能如是念,必有大益。(三)复朱仲华书
◎初心念佛,未到亲证三昧之时,谁能无有妄念?所贵心常觉照,不随妄转。喻如两军对垒,必须坚守己之城郭,不令贼兵稍有侵犯。候其贼一发作,即迎敌去打。必使正觉之兵,四面合围。俾彼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彼自惧获灭种,即相率归降矣。其最要一著,在主帅不昏不惰,常时惺惺而已;若一昏惰,不但不能灭贼,反为贼灭。所以念佛之人,不知摄心,愈念愈生妄想;若能摄心,则妄念当渐渐轻微,以至于无耳。故云:学道犹如守禁城,昼防六贼夜惺惺;将军主帅能行令,不动干戈定太平。(正)复徐彦如轶如书
◎向外驰求,不知返照回光,如是学佛,殊难得其实益。孟子曰,学问之道无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。汝学佛,而不知息心念佛,于儒教尚未实遵,况佛教乃真实息心之法乎。即制心不令外驰之谓。编者敬注观世音菩萨,反闻闻自性。大势至菩萨,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。金刚经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,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而行布施,乃至万行。心经,照见五蕴皆空。皆示人即境识心之妙法也。若一向专欲博览,非无利益。奈业障未消,未得其益,先受其病矣。(正)复马契西书三
◎修行之要,在于对治烦恼习气。习气少一分,即工夫进一分。有修行愈力,习气愈发者,乃只知依事相修持,不知反照回光,克除己心中之妄情所致也。当于平时,预为提防。则遇境逢缘,自可不发。倘平时识得我此身心,全属幻妄,求一我之实体实性,了不可得。既无有我,何有因境因人而生烦恼之事。此乃根本上最切要之解决方法也。如不能谛了我空,当依如来所示五停心观,而为对治。五停心者,以此五法,调停其心。令心安住,不随境转也。所谓多贪众生不净观,多嗔众生慈悲观,多散众生数息观,愚痴众生因缘观,多障众生念佛观。(正)对治嗔恚等义
◎在凡夫地,谁无烦恼。须于平时预先提防,自然遇境逢缘,不至卒发。纵发,亦能顿起觉照,令其消灭。起烦恼境,不一而足。举其甚者,唯财色与横逆数端而已。若知无义之财,害甚毒蛇,则无临财苟得之烦恼。与人方便,究竟总归自己前程,则无穷急患难求救,由惜财而不肯之烦恼。色则纵对如花如玉之貌,常存若姊若妹之心。纵是娼妓,亦作是想,生怜悯心,生度脱心,则无见美色而动欲之烦恼。夫妇相敬如宾,视妻室为相济继祖之恩人,不敢当作彼此行乐之欲具,则无徇欲灭身,及妻不能育、子不成立之烦恼。子女从小教训,则无忤逆亲心、败坏门风之烦恼。至于横逆一端,须生怜悯心,悯彼无知,不与计校。又作自己前生曾恼害过彼,今因此故,遂还一宿债,生欢喜心,则无横逆报复之烦恼。然上来所说,乃俯顺初机;若久修大士,能了我空,则无尽烦恼,悉化为大光明藏。(正)复高邵麟书四
◎人苦日在烦恼中,尚不知是烦恼;若知是烦恼,则烦恼便消灭矣。心本是佛。由烦恼未除,枉作众生。但能使烦恼消灭,本具佛性,自然显现。见正编复袁闻纯书。譬如窃贼,认做家人,则所有家财,悉被彼窃;若知是贼,彼即逃去。金不炼不纯,刀不磨不利。不于烦恼中经历过,一遇烦恼之境,便令心神失所。能识得彼无什势力,其发生劳扰心神者,皆吾自取。经云:若知我空,谁受谤者?今例之云:若知无我,烦恼何生?古云:万境本闲,唯心自闹;心若不生,境自如如。(三)复陈飞青书
◎三障者,即烦恼障、业障、报障。烦恼即无明,亦名为惑。即是于理不明,即贪嗔痴也。妄起各种不顺理之心念。欲灭各种不顺理之心念,先须了知世间一切诸法,悉皆是苦、是空、是无常、是无我、是不净,则贪嗔痴三毒,无由而起矣。见三编与谢融脱书。业即由贪嗔痴烦恼之心,所作之杀盗淫等恶事,故名为业。其业已成,则将来必定要受地狱、饿鬼、畜生之三途恶报也。(三)复宁德晋书
◎贪者,见境而心起爱乐之谓。欲界众生,皆由淫欲而生,淫欲由爱而生。若能将自身他身,从外至内,一一谛观;则但见垢汗涕唾,发毛爪齿,骨肉脓血,大小便利,臭同死尸,污如圊厕。谁于此物,而生贪爱?贪爱既息,则心地清净。以清净心,念佛名号;如甘受和,如白受采。以因地心,契果地觉;事半功倍,利益难思。(正)对治嗔恚等义
◎嗔心,乃宿世之习性。今作我已死想,任彼刀割香涂,于我无干。所有不顺心之境,作已死想,则便无可起嗔矣。此即如来所传之三昧法水,普洗一切众生之结业者,非光自出心裁妄说也。(正)复裘佩卿书二
◎所言嗔心,乃宿世习性。今既知有损无益,宜一切事当前,皆以海阔天空之量容纳之;则现在之宽宏习性,即可转变宿生之褊窄习性。倘不加对治,则嗔习愈增,其害非浅。(正)复裘佩卿书一
◎嗔心一起,于人无益,于己有损;轻亦心意烦燥,重则肝目受伤。须令心中常有一团太和元气,则疾病消灭,福寿增崇矣。(正)对治嗔恚等义
◎愚痴者,非谓全无知识也。乃指世人于善恶境缘,不知皆是宿业所招,现行所感;妄谓无有因果报应,及前生后世等。一切众生,无有慧目,不是执断,便是执常。执断者,谓人受父母之气而生,未生之前,本无有物;及其已死,则形既朽灭,魂亦飘散,有何前生,及与后世?此方拘墟之儒,多作此说。执常者,谓人常为人,畜常为畜;不知业由心造,形随心转。古有极毒之人,现身变蛇;极暴之人,现身变虎。当其业力猛厉,尚能变其形体;况死后生前,识随业牵之转变乎?是以佛说十二因缘,乃贯三世而论;前因必感后果,后果必有前因。善恶之报,祸福之临,乃属自作自受,非自天降;天不过因其所为而主之耳。生闭环,无有穷极;欲复本心以了生死者,舍信愿念佛,求生西方,不可得也。贪嗔痴三,为生死根本;信愿行三,为了生死妙法。欲舍彼三,须修此三;此三得力,彼三自灭矣。(正)对治嗔恚等义
◎所言俗务纠缠,无法摆脱者,正当纠缠时,但能不随所转,则即纠缠便是摆脱。如镜照像,像来不拒,像去不留。若不知此义,纵令屏除俗务,一无事事,仍然皆散妄心,纠缠坚固,不能洒脱。学道之人,必须素位而行,尽己之分;如是则终日俗务纠缠,终日逍遥物外。所谓‘一心无住,万境俱闲,六尘不恶,还同正觉’者,此之谓也。(正)复徐彦如轶如书
◎欲令真知显现,当于日用云为,常起觉照。不使一切违理情想,暂萌于心;常使其心,虚明洞彻。如镜当台,随境映现;但照前境,不随境转;妍媸自彼,于我何干。来不预计,去不留恋。若或违理情想,稍有萌动,即当严以攻治,剿除令尽。(正)了凡四训序
◎众生一念,与佛无二;由迷而未悟,则全智慧德相,成烦恼业苦。心本是一,迷悟殊则苦乐异矣。是知一念心性,本是智慧功德海;由烦恼障蔽,无智慧照了,则全体成烦恼业苦海。今以智慧觉照之,则即烦恼业苦海,成智慧功德海。故华严经云:一切众生,皆具如来智慧德相;但以妄想执著,而不证得。若离妄想,则一切智,无碍智,即得现前。(三)复陈飞青书
◎心之本体,与佛无二,故佛令人念佛;以佛威德神力之智慧火,烹炼凡夫夹杂烦恼惑业之佛心。俾彼烦恼惑业,悉皆四散消落,唯留清净纯真之心;方可谓心即佛,佛即心。未到此地位说,不过示其体性而已。若论相(事相)与用(力用),则完全不是矣。(三)复周陈慧净书
◎念佛,亦养气调神之法,亦参本来面目之法。何以言之?吾人之心常时纷乱,若至诚念佛,则一切杂念妄想,悉皆渐见消灭;消灭则心归于一,归一则神气自然充畅。汝不知念佛息妄,且试念之,则觉得心中种种妄念皆现。若念之久久,自无此种妄念。其最初觉有妄念者,由于念佛之故,方显得心中之妄念;不念佛则不显。譬如屋中,清净无尘;窗孔中透进一线日光,其尘不知有多少。屋中之尘,由日光显;心中之妄,由念佛显。若常念佛,心自清净。孔子慕尧舜周公之道,念念不忘;故见尧于羹,见舜于墙,见周公于梦。此常时忆念,与念佛何异?佛以众生之心口,由烦恼惑业致成染污。以南无阿弥陀佛之洪名圣号,令其心口称念。如染香人,身有香气。念之久久,业消智朗,障尽福崇。自心本具之佛性,自可显现。(正)复冯不疚书
◎圣人欲天下永太平,人民常安乐,特作大学,以示其法。开章即曰: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。然明德,在人各自具。由无克念省察之功,则明德被幻妄私欲所蔽,不能显现而得受用。其明之之法,在于克念。克念之工夫次第,在于修身、正心、诚意、致知、格物。物者何?即随境所生,不合天理不顺人情之幻妄私欲,非外物也。由此私欲固结于心,则所有知见,皆随私欲而成偏邪。如贪名贪利者,只知有利,不知有害。竭力营为,或至身败名裂。爱妻爱子者,只知妻子之好,不知妻子之恶。养成祸胎,或至荡产灭门者,皆由贪与爱之私欲所致也。若将此不合情理之私欲,格除净尽,则妻子之是是非非自知。名利之得之以道,不须夤缘妄求矣。此物字,先要识得是幻妄不合情理之私欲,则其格除,乃易易事。否则,尽平生力,不奈彼何。纵读尽世间书,也只成得一个依草附木,随波逐浪汉。甚矣,私欲之物之祸大也。若知此物,是吾人生死怨家,决不令彼暂存吾心,则即心本具之正知自显。正知显而意诚、心正、身修,顺流而导,势如破竹,有不期然而然者。人皆可以为尧舜,人皆可以作佛。以一切人民,各具明德。一切众生,皆有佛性。其不能为尧舜,不能作佛者,皆由私欲锢蔽,不奋克念之功,遂致从劫至劫,随私欲转。轮回六道,了无出期。可不哀哉。然专以格致为训,不以因果相辅而导者,或难奋发大心,励志修持也。(续)标本同治录序
◎汝年二十一,能诗能文,乃宿有善根者。然须谦卑自牧,勿以聪明骄人。愈学问广博,愈觉不足。则后来成就,难可测量。(续)复游有维书
◎民十年,光至南京。魏梅荪系翰林,时年六十谓光曰,佛法某也相信,佛也肯念,师之文钞也看过,就是吃不来素。光谓,富贵人习气难忘。君欲吃素,祈熟读文钞中南浔放生池疏。以其文先说生佛心性不二。次说历劫互为父母兄弟妻子眷属互生,互为怨家对头互杀。次引梵网、楞严、楞伽经文为证。熟读深思,不徒不忍食,且不敢食矣。见息灾法会法语。当数数读,自不能吃肉食矣。此系八月十二日话。至十月,彼六十生辰。恐人情有碍,往金山过生日,回家即长素矣。(续)复卓人居士书
◎世人于衣食供身之物,悉知预备,不致临时失措。而关于身心性命之事,不但不知预修,且以人之预修者为痴。而以己之肆志纵情,姿行淫杀,为有福,为有智。不知世间盲聋喑哑残废无依之人,与牛马猪羊,或为人服役,或充人口腹者,皆此种自以为有福有智之人,所得其福智之真实好报耳。(三)复杨宗慎书
◎汝既知性情暴戾,当时时作我事事不如人想。纵人负我德,亦当作我负人德想。觉自己对一切人皆有愧怍,歉憾无已,则暴戾之气,便无由生矣。凡暴戾之气,皆从傲慢而起。既觉自己处处抱歉,自然气馁心平,不自我慢贡高以陵人。(三)复郝智熹书
◎佛法要义,在无执著心。若预先存一死执著得种种境界利益之心,便含魔胎。若心中空空洞洞,除一句佛外,别无一念可得,则庶几有得矣。(三)复明道法师书
◎自知录,为引人入魔至极可恶之魔话。上海罗济同居士得此录,石印一千本送人。丁桂樵居士欲为广布,令济同寄光一包,桂樵自己作书与光,祈为作序,以期广传。光阅之不胜惊异。即将原寄之书,完全寄与桂樵,极陈此书之祸。以初心人率皆不在一心至诚忆念上用功,而常欲见好境界,倘一见此书,以急切之狂妄心,常作此念,必至引起宿世怨家,为现彼所慕之境。及乎一见此境,生大欢喜,怨家随即附体,其人即丧心病狂,佛亦不奈何彼矣。(三)复李少垣书
◎色欲一事,乃举世人之通病。不特中下之人,被色所迷。即上根之人,若不战兢自持,干惕在念,则亦难免不被所迷。试观古今来多少出格豪杰,固足为圣为贤。只由打不破此关,反为下愚不肖,兼复永堕恶道者,盖难胜数。楞严经云:若诸世界六道众生,其心不淫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汝修三昧,本出尘劳。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学道之人,本为出离生死。苟不痛除此病,则生死断难出离。即念佛法门,虽则带业往生。然若淫习固结,则便与佛隔,难于感应道交矣。欲绝此祸,莫如见一切女人,皆作亲想、怨想、不净想。亲想者,见老者作母想,长者作姊想,少者作妹想,幼者作女想。欲心纵盛,断不敢于母姊妹女边起不正念。视一切女人,总是吾之母姊妹女,则理制于欲,欲无由发矣。怨想者,凡见美女,便起爱心。由此爱心,便堕恶道。长劫受苦,不能出离。如是则所谓美丽娇媚者,比劫贼虎狼,毒蛇恶蝎,砒霜鸩毒,烈百千倍。于此极大怨家,尚犹恋恋著念,岂非迷中倍人。不净者,美貌动人,只外面一层薄皮耳。若揭去此皮,则不忍见矣。骨肉脓血,屎尿毛发,淋漓狼藉,了无一物可令人爱。但以薄皮所蒙,则妄生爱恋。华瓶盛粪,人不把玩。今此美人之薄皮,不异华瓶。皮内所容,比粪更秽。何得爱其外皮,而忘其皮里之种种秽物,漫起妄想乎哉。苟不战兢干惕,痛除此习。则唯见其姿质美丽,致爱箭入骨,不能自拔。平素如此,欲其没后不入女腹,不可得也。入人女腹犹可,入畜女腹,即将奈何。试一思及,心神惊怖。然欲于见境不起染心,须于未见境时,常作上三种想,则见境自可不随境转。否则纵不见境,意地仍复缠绵,终被淫欲习气所缚。固宜认真涤除恶业习气,方可有自由分。(正)复甬江某居士书
◎吾常谓世间人民,十分之中,由色欲直接而死者,有其四分。间接而死者亦有四分。以由色欲亏损,受别种感触而死。此诸死者,无不推之于命。岂知贪色者之死,皆非其命。本乎命者,乃居心清贞,不贪欲事之人。彼贪色者,皆自戕其生,何可谓之为命乎。至若依命而生,命尽而死者,不过一二分耳。由是知天下多半皆枉死之人。此祸之烈,世无有二。亦有不费一钱,不劳微力,而能成至高之德行,享至大之安乐,遗子孙以无穷之福荫,俾来生得贞良之眷属者,其唯戒淫乎。夫妇正淫,前已略说利害,今且不论。至于邪淫之事,无廉无耻,极秽极恶。乃以人身,行畜生事。是以艳女来奔,妖姬献媚,君子视为莫大之祸殃而拒之,必致福曜照临,皇天眷佑。小人视为莫大之幸福而纳之,必致灾星莅止,鬼神诛戮。君子则因祸而得福,小人则因祸而加祸。故曰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。世人苟于女色关头,不能彻底看破。则是以至高之德行,至大之安乐,以及子孙无穷之福荫,来生贞良之眷属,断送于俄顷之欢娱也。哀哉。(正)欲海回狂序
◎聪明人,最易犯者唯色欲。当常怀敬畏,切勿稍有邪妄之萌。若或偶起此念,即想吾人一举一动,天地鬼神,诸佛菩萨,无不悉知悉见。人前尚不敢为非,况于佛天森严处,敢存邪鄙之念,与行邪鄙之事乎。孟子谓:事孰为大,事亲为大。守孰为大,守身为大。若不守身,纵能事亲,亦只是皮毛仪式而已。实则即是贱视亲之遗体,其不孝也大矣。故曾子临终,方说放心无虑之话云:诗云,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而今而后,吾知免夫。未到此时,尚存战兢。曾子且然,况吾辈凡庸乎。(续)复徐书镛书
◎凡有忿怒、淫欲、好胜、赌气等念,偶尔萌动,即作念云:我念佛人,何可起此种心念乎。念起即息,久则凡一切劳神损身之念,皆无由而起,终日由佛不思议功德,加持身心。敢保不须十日,即见大效。(续)与胡作初书
◎业障重,贪嗔盛,体弱心怯。但能一心念佛,久之自可诸疾咸愈。普门品谓若有众生,多于淫欲嗔恚愚痴,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,便得离之。念佛亦然。但当尽心竭力,无或疑贰,则无求不得。(正)复永嘉某居士书五

印光大师:自行化他,口劝身率,使其同归净域,尽出苦轮。可谓戴发高僧,居家佛子矣

    有父母可以尽孝,有兄弟可以尽弟,有儿女可以教训,有诗书可以取法,正合夫子居家为政之道。此时不学,真是时过难学矣。纵令文章盖世,官居一品,终是一穷微极妙之艺人,非适时力学之儒士也。因闻佛语,遂持长斋,可知宿因深厚。废弃前功,意欲出家,可知道眼昏朦。如来说法,恒顺众生。遇父言慈,遇子言孝。外尽人伦,内消情虑,使复本有真心,是名为佛弟子,岂在两根头发上论也。况贵乡僻居深山,知法者少。高明者以语言不通之故,皆不至其地。仗此好心,竭力学道。孝弟修而闾里感化。斋戒立而杀盗潜消。研究净土经论,则知出苦之要道。受持安士全书,则知淑世之良谟。以净土法门谕亲,以净土法门教子,及诸亲识。正以生死事大,深宜痛恤我后。不必另择一所,即家庭便是道场。以父母兄弟妻子朋友亲戚,尽作法眷。自行化他,口劝身率,使其同归净域,尽出苦轮。可谓戴发高僧,居家佛子矣。

复泰顺林介生居士书一

阿弥陀佛

儒释道多元文化讲堂

http://www.dywhjt.com/

阿弥陀佛


净空法师:菩萨这十六个字我们千万不要把它看轻,这十六个字是一大藏教的纲领。

        印光大师教我们,这是菩萨示现在当今的世间,救度现前苦难众生,他讲了十六个字,「敦伦尽分,闲邪存诚,信愿念佛,求生净土」,大势至菩萨!菩萨主智慧,观世音菩萨主慈悲,这两大菩萨是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助教,两位得力的助手。菩萨这十六个字我们千万不要把它看轻,这十六个字是一大藏教的纲领。菩萨教我们从哪里下手?从「敦伦尽分」下手。这四个字意思太深太广了,世出世间一切法都不出这四个字。什么叫敦伦?我们用最简单的话来说,就是我们一定要把人与人的关系处好。什么是伦?伦是自然的秩序,天然的秩序。这个东西不能乱,一乱了一切众生就得要遭难,就得要受苦,必须是各就各位。我们生在这个世间一定要知道,自己是什么样的地位?是什么样的身分?这叫自知之明。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,要知道这些事实的真相。前因后果,果然通达明了这叫学问。能够随顺天然的法则、自然的秩序,这个人叫行道,我们讲这个人是道德之人,他过著他本分的生活,守著他本分的地位。如果他生来是贫贱,他能够安分守己,守住他的贫贱;他要是命中有富贵,他也安於富贵,於是社会安定,世界和平,人民有福了。如果不安於本分,不安於本位,胡作妄为,社会动乱,世界不太平,人民要遭受许许多多灾难。古圣先贤教学,就是教这个东西。
http://ft.amtb.tw/dv.php?sn=12-017-0457&lang=zh_CN#a1


阿弥陀佛

净空法师:这十六个字是印光大师传法的法印,你能够一生依教奉行,你就是印光法师的弟子

        学佛,无论出家在家,要真干,不能干假的,要向开悟这条道路走,就是正确。经可不可以看?可以看、可以听,但是戒跟定重要!戒,现在没人讲戒了,没人传戒,也没人学戒,几乎就断掉了。我们常年在国外过流浪生活,我们很清楚,在世尊末法时代,往后九千年,除了念佛求生净土,别的法门都不能成就。为什么?得不到三昧,得不到三昧就不可能开悟,换句话说,依旧搞六道轮回,必然的。要想在这一生决定往生净土,只有信愿持名这一个办法。这个办法是蕅益大师在《弥陀经要解》里头提倡的,印光大师完全接受了。印祖一生教人,他自己做出榜样,真做到了,十六个字:「敦伦尽分,闲邪存诚,信愿持名,求生净土」。这十六个字是印光大师传法的法印,你能够一生依教奉行,你就是印光法师的弟子,你就得到他的真传,真弟子,不是假的。
  「敦伦」怎么讲?伦是同类的,我们是人,「凡是人,皆须爱」就叫敦伦。敦是敦睦,就亲爱的意思。没有分别,没有彼此,凡是人,皆须爱,这敦伦。「尽分」,对人、对事、对物尽心尽力去做,不为自己,为社会、为国家、为世界、为众生,功德圆满。这是对外。对自己,对内,这就讲究存心,「闲邪存诚」,闲是防止,邪是一切邪恶,一切不善、一切邪恶我们决定不能做,心里面只存著真诚,真诚就是菩提心。菩提心的体是至诚心,《观无量寿经》上讲的,至诚心是体,至诚心对自己叫深心,自受用;对别人叫大慈大悲,他受用。真诚用在自己是清净,我就用清净平等;真诚心对别人是大慈大悲,存诚。「信愿持名,求生净土」,这是学佛了。信,决定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、有阿弥陀佛,一点都不怀疑,愿生西方,发愿我要到极乐世界去,我要亲近阿弥陀佛,我到这个世间来就为干这个事情的,其他都不是我要求的,我就干这个事情,一心一意求生净土,决定得生。这十六个字就是印光大师的一生,他的生平十六个字就写尽了。我们把十六个字完全接受过来,依教奉行,是印光大师法子,真的不是假的。


阿弥陀佛

胡小林老師 :敦伦尽分就是消除业障


      随缘,随缘就是敦伦尽分,你是什么缘分就做什么缘分的事。实际上,印光老和尚说的「敦伦尽分」,我们更往深一层说,敦伦,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有五伦维系著你,实际上这五伦是什么?「人生酬业」,这业!你欠人家的,你给人当女儿当儿子,你不还能行吗?你当爸爸、当妈妈,你有儿子,儿子是干什么来的?讨债来的。你不还行吗?敦伦尽分实际上就是还帐。你给这老板打工,你欠人家的,你就得好好服务,把帐还了。实际上,敦伦尽分就是消除业障。就是还你上一辈子欠别人的,从哪儿欠?从五伦当中欠。没有说到佛教协会来打佛七,你不欠这个帐。你欠爸爸妈妈的帐、你欠兄弟姐妹的帐、你欠妻室儿女的帐,要先这儿还。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无债不来,无冤不来。所以大家千万不要错过家庭、同事,这是您最大的缘分。换句话说,累生累世就这么折腾,没还干净,他又来了;还干净,他就走了。所以敦伦尽分就是消业障。一定要站在这个高度上来认识,你欠了别人的,今天你不还,你拜山、你念佛,对不起,下辈子还得纠缠你,你走不了。


http://ft.amtb.tw/dv.php?sn=56-042-0001&lang=zh_CN#a1


阿弥陀佛

净空法师影音图文检索中心!南无阿弥陀佛

http://ft.amtb.tw/

阿弥陀佛


特别推荐经典佛学网站:

净空老法师弘法音像网站 http://www.amtb.tw

一者礼敬诸佛 二者称赞如来 三者广修供养 四者忏悔业障 五者随喜功德

六者请转法-轮 七者请佛住世 八者常随佛学 九者恒顺众生 十者普皆回向

回向:愿以此功德, 庄严佛净土;上报四重恩 ,下济三途苦;若有见闻者 ,悉发菩提心;尽此一报身, 同生极乐国;所有功德果报,悉与一切众生共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愿十方法界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一切众生的一切功德和我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一切功德至心回向给西方极乐世界,至心回向给十方法界一切众生,至心回向给父母以及累世怨亲债主,愿我和一切众生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
南无阿弥陀佛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戒邪淫论坛  

GMT+8, 2018-12-19 16:08 , Processed in 0.076402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